每宗外賣蝕10蚊 (高天佑)

By on March 14, 2019

本文作者高天佑,為《信報》撰寫專欄「新聞點評」,此為節錄版本,原文請按此

中國最大餐飲外賣平台美團,每單外賣貼錢送,是名副其實的燒錢遊戲。(路透資料圖片)

中國最大餐飲外賣平台美團,每單外賣貼錢送,是名副其實燒錢遊戲。(路透資料圖片)

內地「外賣仔之王」美團(03690)去年勁蝕1154億元(人民幣.下同),成為港股史上一年蝕得最勁的公司,儘管主要因為優先股公允值變化造成賬面損失,但即使撇除此一會計因素,經營虧損仍高達111億元;按照該公司去年送了63.9億單外賣粗略計算,相當於每單要蝕1.73元人仔(約2元港幣)。

外賣App又的確很方便,一來餐廳選擇極多,每次有上百家,覆蓋範圍包括一些遠至兩個地鐵站外的食肆,以及一些原本不送外賣的「隱世小店」或「高竇名店」,令同事們「覓食半徑」大幅擴闊,不用來來去去幫襯附近幾間食肆,現在足不出戶就可挑選美食。二來,這些App自設專業外賣仔團隊,客人每次點餐後通常在30分鐘內便送到,新鮮熱辣。最後,每次外賣附加費僅10至20港元,幾個同事攤分每人幾蚊雞,且不時還有coupon回贈等優惠。

這也正是美團和餓了麼的模式,其角色是「專業外賣仔」,先在App接單,再派人赴餐廳取餐,隨即飛車轉送至客戶手上。對食客來說,好處是選擇大幅增加,透過一個App便可點選所有餐廳菜式(毋須拿着「外賣紙」慢慢看再打電話),同時服務質素有保證。對於餐廳,好處在於毋須自聘外賣員,減省固定開支,可更專心出品食物,營業半徑亦大幅擴闊。換言之,消費者和餐廳雙贏,而為雙方創造了價值的「專業外賣仔」,理論上可憑着收取適量「跑腿費」賺錢。

燒錢鬥長命 冀壟斷市場

然而,理論歸理論,實際上是全世界外賣App都未開始賺錢。不難理解,例如本港外賣App每宗生意收取附加費10至20港元,每位外賣員每小時最多送兩三單,連最低工資(每小時37.5港元)也未必夠付,何況這些App聘請外賣員的時薪其實最少在55元以上,繁忙時段甚至超過100元,還未計電單車、汽油、行政、推廣等其他開支。另方面,為了競逐生意版圖,外賣App普遍未開始向餐廳收費,反而免費提供餐具、紙袋等作為誘因,試問又怎賺錢?

美團送每宗外賣平均蝕2港元,其實已算少,因內地勞工成本較低,且美團和餓了麼規模已經極大。(中新社資料圖片)

美團送每宗外賣平均蝕2港元,其實已算少,因內地勞工成本較低,且美團和餓了麼規模已經極大。(中新社資料圖片)

上文提及美團送每宗外賣平均蝕2港元,其實已算少,因內地勞工成本較低,且美團和餓了麼規模已經極大。相比之下,按照幾項主要成本粗略計算,香港的外賣App每宗生意可能要蝕10元港紙以上,名副其實燒錢。

如此蝕本生意為何還有人爭着做?這正建基於近年流行的「燒錢生意模式」,即是先靠大堆頭落重本搶佔客戶,待打低其他對手後,才憑獨家市場地位「蝕頭賺尾」。

鷸蚌相爭 消費者得利

以香港為例,外賣App已改變了打工仔吃lunch的習慣,筆者有同事也愈來愈懶出街搵食,逐漸養成依賴,不能倒退回沒有外賣App的日子。因此,若其中一個App憑燒錢捱到最後,得以一統江湖,就幾乎等於壟斷了全港lunch外賣生意,屆時大有條件分別向消費者和餐廳增加收費。

當然,「燒錢生意模式」存在巨大風險,一方面自己未必是捱到最後的贏家,另方面即使夠韌力,過程中燒掉的錢可能達天文數字。

以內地市場為例,美團的大股東是騰訊,餓了麼則屬阿里直系公司,雙方背後都像有無限金錢,對此戰場志在必得,視為一場代理戰爭(proxy war),不惜工本,由此可理解美團為何勁蝕111億元。除非其中一家認輸離場,或者像南北韓之間可能達成停戰協議,實行攜手加價,否則看不到賺錢的出路。但對消費者來說,這未嘗不是好事,儘管代價是令人愈來愈肥。

(編者按:高天佑最新著作《中產必須死》現已發售)

歡迎訂購:實體書、電子書

更多高天佑文章:

[ English Version ]

Food delivery: still a cash burning business

支持 StartupBeat

如欲投稿、報料,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,按這裡聯絡我們